美文 我拿旧夏换你似水流年


时间: 2019-01-16

我否定我对许念希那样的人是有渴望的,很强烈的盼望。那样年纪的孩子心里总是会偷偷藏着一个白马王子,我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不落俗套的让许念希住进了我心里。至此当前,落地生根。

我喜好有阳光的清晨,被斑点覆盖的地面。光着脚在偌大的屋子里来回行走,一字排开的双手,还有倒影的模样。角落有钢琴的声音,在空间里不停循环飘荡。我恐惧孤独,同时又享受一个人的世界,不被外人打扰。我害怕宁静或是不光亮的地方,却又喜欢把自己藏在黑暗的梦幻。记不清楚是多久以前,那应该是个很遥远的年代。那时就有人说我是非常抵牾的个体,爱好始终地折磨本人。

听见一段音乐会想起某个人,他藏在我心灵最深处的处所。带着所有的欢乐跟哀伤,纠缠成了我最刻骨难忘的记忆。像一张巨大的网,吸附了我全部的人生桥段。我所经历过的那些,在往后的日子会不会变的微不足道。有时会词穷的表白不出心中的念想,那是一种近乎失望的境界,却远远不那一场离别让我来的扫兴。

我跟许念希的相识是在某个栀子狂乱盛开的夏天。那年我初二,理解了情窦初开为何意的年事。他穿着白衬衫站在香樟树下朝我微笑,到处装满了栀子花的味道。在他笑的那一刹那,沦陷这个词毫无预警的撺进我的脑海。

习惯会吞噬一个人的意念,富强或是卑微的思维会在它面前变得家徒四壁,我便是从赤贫如洗开始。晓得了什么叫做遇见,知道了什么叫做温暖。也终于懂得了何为悼念,何为牵挂,作甚不舍。直到有一天终于习惯了微笑,习惯了依靠,习惯了面对艰难不再躲避,习惯了一个叫许念希的人陪在身边……

好像所有故事都发生在夏季,那个草木疯长的节令。

在很早以前我始终都是个好孩子,成绩精良,老师夸奖,同学爱好。我不费吹灰之力的就赢得了这些,在我沾沾自喜的时候许念希以强硬的姿态闯进了我的世界。他在某一个时刻夺去了我的光辉,成为了世人瞩目的对象。我不再是成就单上最上面地位的那个人,不再受到众人追捧。他开端频繁的涌当初领奖台上,学校的各种活动不停浮现他的名字,甚至校门口那个玻璃栏后面我的照片也排在了下面的位置。我的骄傲被一个叫许念希的名字践踏的无所遁形,从那时开始,我的字典里终于也有了自卑这个词。

小时候看过太多童话书,所受的荼毒颇深,始终谨记善良的公主才会有人爱。所以我对任何人都是没有恼恨的,当然也包括许念希。我对他没有丝毫不满,也不介意他夺去原本属于我的所有。或者我素来没觉得那所有是属于我的,好的货色当然需要更有才干的人来接受。兴许是因为心底的骄傲感在作祟,我素来没在有许念希的任何地方和他同时呈现过。所以在他转校来咱们学校的半年时间内,我居然一次都没和他碰面过,只有他的名字一直在我世界重复。直到那个夏日的午后……